• <u id="0siyk"><optgroup id="0siyk"></optgroup></u>
  • <bdo id="0siyk"><samp id="0siyk"></samp></bdo>
  • <table id="0siyk"><tt id="0siyk"></tt></table>
  • <nav id="0siyk"><xmp id="0siyk">
  • <strong id="0siyk"></strong>
  • 世多樂故事
    世多樂的“華南虎”
    發表時間:2019-08-01


    世多樂有一只“虎”,不是東北虎,是在南方的“華南虎”,日行300公里以上穿梭在華南鄉村田野上,帶著他的至愛——脈素特。這只“華南虎”還是世多樂的“唐伯虎”,靈感來了就賦詩幾首,粗略翻看他朋友圈,偶拾一首:

    烈火金剛方顯英雄本色,

    凄雨亂云才見保果內涵,

    找對產品年年高產優質,

    識得高手一生高枕無憂。

    ——世多樂

    image.png

    放棄歐洲游學之旅,不后悔!

    在“華南虎”的朋友圈中,只關心兩件事,一件是“華為”,另一件是“世多樂”。相比華為,世多樂在中國知名度低一些,但兩者性格一致,世多樂是特肥行業的“華為”,兩者都是靠硬核技術在世界上立足。

    除了朋友圈,也在半年會上遇到虎哥。他聲音高亢洪亮,講話頗帶喜感,在餐廳一起吃飯,他餐盤里放了不少辣椒,是個無辣不歡的人。

    虎哥之所以被很多人關注,除了他做事高調之外,還有其他“壯舉”不斷沖擊我們的神經。今年7月初,這只華南虎再次不走尋常路——世多樂今年歐洲游學名單中有他的名字,但他把自己劃掉了。這么一次重要的歐洲農業游學之旅是許多農資人夢寐以求的機會,虎哥卻毅然放棄。追問他緣由,他認為今年是世多樂在華南市場轉折的一年,市場窗口期必須抓住。華南大區負責人讓他慎重考慮,放棄這個機會太可惜,虎哥說不后悔。

    八月的華南大地,草長鶯飛,作物旺長,一片旺盛的景象。很多作物嗷嗷待哺,等待汲取營養,急需脈素特等產品補充營養,“我實在分身乏術,權衡一下還是留在華南,畢竟西班牙一直會在那里等我,等不忙了再去也不遲。”華南虎淡然地說。

    做一條蚯蚓,不張揚,不浮頭

    在今年勞動節放假期間,虎哥在朋友圈感慨,“做一條蚯蚓,因為每一條蚯蚓都是地球上的勞模,不嫌棄臟累,從不張揚,從不浮頭,雖然別人看不到,但我依然在勞動”。

    虎哥祖上三代都是農民,他是標準的“農三代”,農村娃有一種天然的對抗自己宿命的基因,就是要逃離自己的身份標簽。多數農村子弟都很想跟農業撇清關系,恨不得一輩子不再踏入農田一步,他們更向往城市那一方方寫字樓,那才是他們想要的生活,農業太土了。虎哥算是一個另類,出生農村,園林專業,熱愛農業,從大學到今天都在跟農業打交道。在虎哥眼中,農資很時尚,也很新銳,“特肥是肥料營養行業的珍珠,在金字塔的塔尖”。

    image.png

    一遇Stoller誤終身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世多樂產品理念領先于國內好多,“了解植物語言”、“基因最大化表達”、植物內源信號……這對虎哥是一個全新領域,大學那點知識遠遠沒法支撐自己繼續前行,“進入世多樂之后我就‘清零了’,整個人被迭代升級了。”對于顛覆性的產品理念需要時間來消化。不光他自己不懂,種植戶和合作伙伴也是一頭霧水,“有時候感覺雞同鴨講,鳥語花香。”虎哥說。

    人生最大的痛苦不是懷才不遇,而是機會來了你卻沒有能力承接。對待一份職業需要有敬畏之心,只有你“All in”了,你就能達到其他人無法企及的境界。虎哥除了吃飯睡覺都在琢磨產品技術和種植方案,用他自己的話說就是“一遇Stoller誤終身”,如癡如醉。他對福建一些大宗經濟作物種植方案了然于胸,自認為在世多樂學了很多“獨門絕學”,可以行走農業江湖了。

    20149月,跟往常一下,虎哥下鄉了,在鎮上偶遇種植戶氣勢洶洶跟經銷商理論噴霧肥料過量燒死剛剛嫁接苗的事,戰火一觸即發。旁邊的虎哥瞅準機會說:“我有辦法解決。”經銷商撇了他一眼,對他的話半信半疑,抱著試試看的心態讓眼前這個“游醫”試試“偏方”。虎哥當即返回駐地,半小時就將2包抗多樂送到田間,第二天奇跡出現了,作物苗葉面開始返綠,救活了這片作物,此時“偏方”變成“千金方”。第二天客戶給他打電話,虎哥覺得有戲了。

    世間沒有白費的努力,人生走的每一步都算數。如果不去這個鎮上轉,不知道第一單還要多久才能出現。“只要我比別人多走一公里,機會就會多一些。”虎哥堅定地說。有了第一單的正向激勵,讓虎哥找到感覺了。每天起來第一件事,就是拿著地圖,看看往哪走,作物集中區域在哪里?去了跟他們聊什么?“有種指點江山的感覺。”他總會給自己找點樂子。

    植保是虎哥的專業,如何聚焦在自己最擅長領域撲捉市場機會,他思考良久。虎哥一直在虎視華南和和西南地區特肥市場。經過五年的臥薪嘗膽,虎哥做到了。一個出色的農化服務老兵,永遠都在市場上,他總弄創作原生態的攝影作品,每天都能給我們提供不同地區的田野風景。

    image.png

    與自己斗,與作物斗,與種植者做知心朋友

    《平凡的世界》的作者路遙說,“也許人生僅有那么一兩個輝煌瞬間——甚至一生都可能在平淡無奇中度過……”不過,細想起來,每個人的生活同樣也是一個世界。即使最平凡的人,也得要為他所在世界的存在而戰斗。這個意義上說,在這些平凡的世界里,也沒有一天是平靜的。虎哥大學畢業卻沒有按照父母的意愿成為一個寫字樓里的人,放棄了外人眼中的“最優解”,跳出了生活的“舒適區”,一路走在鄉村的田野上。在世多樂這個大舞臺上,耕耘天地間,守得云開見月明。

    在中國,耕種被認為是一種迫于無奈、毫無希望的生計,城市化浪潮和一個有一個打工致富的故事讓耕種成為社會目光中遙遠而模糊的印記,于虎哥則不然,他看見更多是的因世多樂而致富的故事。

    一個作物從育苗到結果再到市場銷售,每天都能看到自己養育的孩子生長,農業是一個沒有止境的學習過程,做特肥人就是與自己斗,與作物斗,其樂無窮,靠自己的智慧和汗水,從作物上得到的收入,讓人節儉慎獨,心有敬畏。”虎哥對自己的職業觀有一份自己的見解。

    虎哥行走在農村、城郊,接觸了傳統農戶和職業農民,他看到了鄉村的希望,讓他們逃離了農民背井離鄉的命運,他們在農田里生活,親近作物,他們通過勞作兼得收入和尊嚴,享受完整家庭的溫暖和快樂,靠著雙手贏得生活的希望。

    五年里,虎哥結交了很多種植朋友,華南某桔柚產區的沈阿忠(化名)種植三片桔柚蘆柑基地,在沒有接觸到世多樂產品,沒有遇到虎哥前,種植桔柚跟賭博一樣,結果永遠靠猜。種的桔柚開春不知道會不會開花坐果,坐果后不知道會不會落光,保住果了不知道品質會如何,有品質了也不知道如何銷售好。這一切在三年前接觸到世多樂后發生了改變,現在產品產量連年增加,品質行業內得到認可,收入一年好過一年。三年前沈阿忠在8000畝桔柚區域沒地位,現在成為了當地桔柚協會理事會長,這幾天,他在駕校學車,因為馬上要買車。房子從鄉下搬到了鎮上。從每天在村子里打牌斗地主賭小錢到有空到協會到果園教技術,已經成為了一個真正的人大寫的“人”。

    華南地區的蔡明(化名)種植柚子是村里最后一名“差生”。家里條件相對差。自從接觸了世多樂的虎哥,四年來,每年的柚子都是村子里第一個摘的,株產量品質都第一,價格也最高,世多樂和虎哥對他的幫助實在大,因此,他對世多樂可以說是言聽計從。

    在中國,有3億農民不得不遠走他鄉,成為城市最底層的建設者,成為被工廠流水線磨損的勞工,蔬菜和水果種植,讓他們跟土地在一起,跟家庭在一起。世多樂植物健康經理和銷售經理們,成為他們值得信賴一生的朋友,有世多樂技術和產品,讓他們依靠自己雙手,跟這個時代同步。

    image.png

    穿行164302公里,扎根華南,等花開

    在果樹林里穿梭,在蔬菜花卉基地里忙碌,在山間竹林中奔跑,竹子拔節速度很快,用心去聽會聽到咯嘣咯嘣的聲音,這是生命的力量。這也是虎哥喜歡走的路,在穿越道路兩旁的竹林中,特別神清氣爽,感覺美極了。是啊,人生何嘗不是竹林呢?前期沉淀,積蓄能量。竹筍用5年時間來積蓄沖破土層的力量,蟄伏五年,一朝破土,野蠻生長。

    在世多樂1800多個日夜里,在這八千里路云和月里,在虎哥的步數排行榜里,他一直在前五名。什么是累?什么是快樂?在虎哥的價值觀里,走得太舒服的路,都是下坡路,累只是跟自己的脂肪做斗爭,幫那么多種植者解決問題,幫他們改善境遇,虎哥感到很有成就感,這種成就帶給自己的快樂特別持久。

    717日上午,虎哥車上的里程數顯示數字是164302公里……未來還有更長的路等著這只世多樂的“華南虎”。車里播放著任賢齊的《春天花會開》,虎哥聽了10多年,“春天花會開,鳥兒自由自在。我還是在等待,等待我的愛,你快回來……”。

    image.png


    返回
    Copyright ? 2018 世多樂(青島)農業科技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魯ICP備10210513號-3魯公網安備 37021402001058號

    您當前使用瀏覽器版本較低,建議升級瀏覽器或使用谷歌、火狐等更先進的瀏覽器瀏覽此網站。

    亚洲自偷拍精品日韩另,亚洲自偷拍精品日韩另,亚洲偷自拍另类图片二区,国内自拍偷第44页